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同城信息网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78|回复: 0
收起左侧

“现代观光文学教父”:保罗·索鲁

[复制链接]

5907

主题

6328

帖子

6345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345
发表于 2021-5-29 15: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东省广州市 鹏博士长城宽带
同城信息网:转摘自九久念书人
今年八月,九久念书人推出了保罗·索鲁的新版《老巴塔哥尼亚快车》和《英国环岛之旅》。索鲁是今世最著名的观光作家之一,萍踪遍及半个地球。他带着丰富的履历,写下了很多动听的游记。明天我们将分享一篇来自喜喜的书评,报告索鲁在印度的风趣见闻。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彭湃私人地理栏目。

从保罗·索鲁的《火车大巴扎》,一窥稀释确今世印度社会

文 / 喜喜

正在漫无目标地刷动手机,我忽然被一篇著名外媒的文章吸引了眼光。该文章以对谈的形式采访了观光文学作家保罗·索鲁,在文末还不惜歌颂之词,称其为现代观光文学教父。而我的朋友尼佬则是这么评价该“教父”的:保罗·索鲁是实在的观光作者,几近两年一本游记,是真的游记,是那种一串串的,活动的,相隔而又相互联系的碎片组成的游记。


著名观光作家、小说家保罗·索鲁 材料图

保罗·索鲁,美国人,1941年诞生,大学结业后投身观光工作,先在非洲马拉维的森林黉舍担任战争团教师一职,又在乌干达大学担任讲师。1968年,他前往新加坡大学任教于英文系。时代,他将自己写的短篇故事以及为报章杂志撰写的文章结集成册,并写下了数篇小说。1970年月早期,索鲁与家人移居英格兰,随后迁往伦敦,居住多年。这段期间,他写了几部评价甚高的小说及多篇广受接待的游记类书籍。他的代表作有《老哥塔巴尼亚快车》《火车大巴扎》《观光上瘾者》《骑着铁公鸡》《暗星萨法里》等。


《火车大巴扎》 材料图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打仗他的书正是鼎鼎著名的《火车大巴扎》,源于某购物网站的一个在线二手书店。虽然乘坐火车一向是我钟爱的观光方式之一,但仅限于一些短旅观光,且多集合在国内。而一个美国人跨越欧亚几个国家的观光所闻,引发了我极大的爱好,因而顿时下单采办,拿到后我就火烧眉毛的起头读了起来。

这本书的内容我至今还记得,索鲁乘坐着火车,从伦敦动身,穿越欧洲,横贯亚洲,到达日本,再沿着西伯利亚铁线路返回伦敦。这趟旅途历经七个月的时候,发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月中期。书里描画出的见闻栩栩如生,他经过和人的交换,写出了一个又一个吸引人的故事。

“一本实在的好书在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期”,这个理论再一次获得考证。我从掀开起,就没法放下。纵观全书,不但没有所谓的景点描写,也没有任何“干货”可供读者参考。也许在一些行业编辑看来,它只不外是一本噜苏的流水账,可是作家索鲁就是有这样的魅力,他那“流水账”般的情节就如一场活动的盛宴显现在我的眼前,每小我都被归纳得有模有样。放下书后,我照旧没法走出那一个个故事,在脑海里回味着每个对话和细节。

印度永久是一本性情鲜明的国家,也是一个永久有无数故事的地方,索鲁的这趟观光自然也不破例。他用了六章来描写在印度的火车履历,虽然时隔近40年,但当我读到这一部分时辰,回忆我在印度的观光履历,仍有着激烈的共鸣。

使人不舒服的“本国旅客优先权”

我的印度之旅,第一站是都城新德里。在郊区首要景点转了一圈以后,我便坐着“摩的”前往德里火车站采办前往阿格拉的火车票。还没到达火车站,我心里就非常忐忑,早就听其他驴友说过在印度搭乘火车劳心劳力:在车站购票和打架有一拼,车站窃匪很多,火车经常变更进站的站台,印度群众从差池号入座……


火车站前的小商铺,从蓝色玻璃里远望。图 喜喜

到达车站后,我发现这里要比我料想的要大很多,同时也加倍无序和紊乱。在售票大厅,我苍茫地随着人海在售票窗口前移动着,好不轻易快排到我时,却发现有人插队,我相当反感在公共场所不遵照法则的行为,立即向前一步高声呵斥这名印度大叔的不文化行为,只见大叔边左右摇摆着脑壳边说着“Acha、Acha”。

虽然才来印度几天,但这句话我却晓得是什么意义,这是人们平常的口头用语,意为“好的”,且还暗示听到了并附和。我以为大叔知错就改要去队尾排队,成果他仍然呆在原地,扭过甚继续对着窗内喊着什么。其他印度人早就见责不怪,我也只好翻了个白眼退回到队伍中。

好不轻易轮到了我,我赶紧递进去填好的包括姓名、目标地、车次、护照号等信息的表格,却被工作职员扔了出来,随后他用浓厚的印度口音告诉我:“上楼、右转,本国人办公室。

我拿着表格,苍茫地上了二层,终究在走廊绝顶找到了名为“新德里火车站本国人订票办公室”的房间,推门进去后,发现比起售票大厅的紊乱,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室内恬静极了,分歧肤色分歧国籍的背包客分散在各个角落填写着表格,碰到困难,还会有自愿者来帮手答疑,而工作职员也在高效工作着,假如碰到车票售完大概无座的情况,他们还会耐心查询系统,并为旅客供给第二套计划。

在《火车大巴扎》里,索鲁也碰到了这类情况,不外在四十年前,没有什么“本国人订票处”一说,他全靠当地人的“帮助”才顺遂买到了车票。索鲁自己去排队买票,却被奉告需要期待,能买到票的几率嘛,大要为98%。可是间隔发车时候唯一两个小时的时辰,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这时,一位热情的当地人告诉他,印度火车会给一些重要的宾客和高级官员留出一些包厢,以防他们姑且出行。可是索鲁却老实地告诉他,他既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是来自西方的贵宾。这名当地人却拉着他和一位工作职员说道:“这位是来自美国的著名作家,却对我们的火车系统留下了极为欠好的印象,希望能帮助他顺遂拿到车票,改变他的看法”。这名工作职员接过索鲁的护照,大笔一挥,两分钟后,他不但顺遂拿到了车票,还被分派了一间奢华包厢。


一些人仍然盘桓在售票处里面,诡计买到车票。图 喜喜

而我也在半个小时后,买到了前往阿格拉的车票,从二楼办公室走下来,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没想到四十年后,这条不成文的法则照旧存在:假如你是一位本国旅客,你就享有自然优先权。

火车晚点是观察印度的好机遇

夜里11点,我仍然堵在前往阿格拉火车站的路上,心急如焚。

阿格拉是我印度之行的第二站,参观完台甫鼎鼎的泰姬陵,我要赶11点半的夜车前往下一站:以性爱神庙著称的克久拉霍。惋惜动身前我低估了印度群众痴迷夜生活的水平,以为这个时候街上早就该一片孤单。

11点20分,我终究到达了车站,幸亏车站范围不大,付了车钱后,我就敏捷跳下“摩的”,背着大包向车站大门狂奔而去。


满眼的印度人在车站睡得正香。图:假名

左脚刚刚迈进候车厅,右脚就差点被一个睡在角落里的人绊一个跟头。等我进入大厅才发现,地上早已密密层层的睡满了人,且一切人都是一样的标配——羊毛毯打底,羊毛被蒙头,假如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每小我都呼吸均匀睡得正酣。那一刻,我贯通到了随遇而安的至高境界。

被困意传染的我也起头哈欠连连,额外期待火车的到来,我也能躺下睡个好觉,成果却被广播奉告,火车将晚点一小时到达。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焦躁,可是也别无他法,只好取脱手机随意翻着朋友圈打发时候。一个小时以后,广播又响了起来,内容却和之前一样:火车将晚点一小时到达。我加倍焦躁,起头漫无目标的在站台上散步着,和还没睡着的当地人闲谈打发时候。又一个小时曩昔了,广播仍然在反复之前的内容,这时我大白了,工作职员也不晓得火车到底什么时辰才会进站,只好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往后推延。失望之际,我用光了手机最初一丝电量,拦下售卖玛萨拉甜茶的伙计,试图经过摄取一些咖啡因来到达提神醒脑的目标。

又捱过了三个小时,我终究听到了那声使人冲动的汽笛声,这预示着火车终究进站了,我和身旁的荷兰佳耦冲动得击掌庆贺——在这场不靠谱的印度火车观光中,我终究用耐心和毅力赢得了一分。

而索鲁自然也碰到了火车晚点的情况。他在包厢中被工作职员奉告火车的引擎坏了,需要期待工作职员送来一个新引擎,重新安装后才能继续动身。

作为一位作家,他并没有加入其他人的“如果有政府官员在车上,引擎顿时就能送到”之类的埋怨上,而是起头随意散步,观察起车站的细节。把印度火车站称为“缩小版的印度社会”也并不为过,由于在这里能很好得反应出种姓、性别和阶级之分,那些挂着分歧牌子的房间就是最好的诠释:二等车箱女性休息室、三等车箱进口、一等车箱茅厕、蓄须者进口、素食餐厅、非素食餐厅、退休职员休息室……从这个角度看起来,在印度,每小我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他们也冷静接管着命运与生俱来的放置,没有人抗争,也没有人异议。


搭乘摩的,路遇铁轨方便的汉子。图:阿托品

在火车站边上,索鲁看到人们用木头和塑料布搭建起的穷户窟。人们就大大咧咧地蹲在铁轨边上方便,他们不但不在意火车上一些本国乘客惊奇的眼光,还会边方便边和他们浅笑挥手请安。

四十年后的印度,在著名的旅游城市铁道四周已经鲜见这样的穷户窟了,可是我却发现,在印度,人可以和一切动物高度共生。比如,不晓得为什么铁轨边会有一只孔雀,走着走着就开屏了。比如,站台上忽然就出现了一头神牛,甩甩尾巴,留下一坨热呼乎的粪便后神气自若地离去。就连马克·吐温也有一样的感受:“印度人对里面的天下布满猎奇,对于他们来说,一切的生命都是崇高的,但人的生命不包括在内。”

固然,除了这些使人印象深入的旅途故事外,索鲁的这本书也和他的其他书籍一样,字里行间尽是刻薄和刻薄。他就是这样,永久都在以冷眼看天下,那些被杂志和观光书籍美化了的观光故事,不存在于他的作品当中。

他甚至不惧写出真相,美化自己的形象:在包厢中刚刚取出装有金酒的酒壶,就被印度人抗议:“烈酒不被答应出现在印度的火车上。”而索鲁则反唇相稽:“我还以为印度人都相信神灵呢。”(spirits同有烈酒和神灵的意义。)一会儿,他又取出烟斗来抽,印度人又抗议道:“上次一个英国人在包厢吸烟,我都吐了。”索鲁又“还击”道:“我可不是英国人!


火车上的印度姑娘。图:阿托品

他也有柔嫩的一面。在南印一个小站的月台上,一位行乞的残疾女孩在雨中艰难而缓慢地朝着车箱挪了过来,索鲁在书中描写道,她残缺的躯体上有张灿若明霞的脸,在雨中微微冒着热气。他赶快把手伸进口袋,搜寻着现金,这时火车忽然开了,他只好朝着铁轨扔出一把卢比……

在书的结尾处,索鲁忽然煽情起来:“我已经走过欧亚,在半个地球上画出了一道长长的抛物线。即使万水千山踏遍,坦荡了眼界也开启了心灵,但它仍然只是行者的归家之旅。

即使是职业观光家,也会在旅途终结的时辰归心似箭,只想回去做一位普通的丈夫和父亲:人只要一分开某个地方,心里就已经起头饶恕它了。

忠厚读者如我,也已经在合上书的那一刻,起头怀念起他的观光故事了。


火车上的保罗·索鲁

本文经彭湃消息授权转载

义务编辑:钱成熙,校订:徐亦嘉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

[美] 保罗·索鲁 著

陈朵思 胡洲贤 译

群众文学出书社·九久念书人

2019年8月出书


《英国环岛之旅》

[美] 保罗·索鲁 著

胡洲贤 译

群众文学出书社·九久念书人

2019年8月出书


《美国深南之旅》

[美] 保罗·索鲁 著

郑扬眉 译

群众文学出书社·九久念书人

2018年5月出书


原文地址:https://www.sohu.com/a/335011473_252338




上一篇:去吧,一个人的旅行!——一人旅行的实用攻略
下一篇:去东京旅行,有哪些方面的花销,准备多少钱合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扫码小程序,到平台发布信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