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同城信息网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32|回复: 0
收起左侧

观光纪实类真人秀:从“秀”到“真”的成长

[复制链接]

5957

主题

6390

帖子

6397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397
发表于 2021-6-14 12: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市 中移铁通
同城信息网:转摘自中国记载片研讨中心


纪实类真人秀,关于这个名词尚难找到出格正确的界说,但电影《楚门的天下》对这个词有这样一段概括:一种经过虚拟和设想来展现实在的生活,在录制真人秀进程中采用纪实的手法,把真人秀节目与纪实相连系的节目创作方式。 而观光纪实类真人秀,则是在此根本上将节目放在观光的布景下,经过记录嘉宾们一路上的履历与见闻,或率领观众探访城市与自然的风光,或向内挖掘生命的本质,触发人生的思考。

观光纪实类真人秀一向是各大卫视的骄子,湖南卫视建造的《花儿与少年》,东方卫视建造的《花样姐姐》,虽然均在2017年因各种缘由完全收官,没有继续建造,但这两档节目在播时代的收视率都很可观。近几年,虽然《奔驰吧兄弟》带火的明星游戏竞技类综艺持久“霸屏”,观光纪实类综艺也仍占据一定的市场,它们多以明星脚色为首要视点,借力粉丝经济来保证收视。 可是类似的节目立意,趋同的节目环节,繁复的节目设想,使得这类综艺虽数目很多,但“同质化”严重,节目趋于“伪纪实”,“现象级”及高口碑综艺鲜见。


《花儿与少年》最初一季


直到2018年末,《奇遇人生》《地球之极·侣行》等真人秀出现, 这些综艺将“纪实”落到实处,记载片形式的观光真人秀也逐步从“秀”走向了“真”,为观众带来了新的旁观体验与感情共鸣。

下降明星比重


素人和自然情况走入主舞台


以往的观光纪实类真人秀,其节目嘉宾设备多为明星,经过明星效应来进步节目吸引力,保证收视率。 即使有素人嘉宾的加入,也常常只是全部旅程中的一个小插曲,例如当地的居民等,而他们首要起陪衬感化或帮助节目进程,视野焦点还是在于明星身上。同时,在这类综艺里,虽然节目组去到了国内外的分歧城市,又或探访了分歧特点的自然风光, 但地址在全部真人秀里首要作为布景,并非是鞭策叙事的有力元素,节目自己对于观光目标地的操纵关系相对简单。全明星声势的观光纪实类真人秀,其节目重点反而放在了观光进程中的人际关系上,粉丝对于明星影视作品外的生活形象布满猎奇心与窥私欲,这使得节目建造团队在表示明星之间的冲突与抵触上过度用力,甚至成心设想情节来刺激人物关系,模糊了真人秀的本质,也违反了“纪实”拍摄的初衷。

而在《奇遇人生》《地球之极·侣行》这类综艺中, 首先,拍摄场地逐步由现代化水平较高的都会转向了人类活动较少的大自然,让自然情况走入观众主视野。场景不但仅是布景,对自然的畏敬与感慨、实在描摹与刻画也是节目标重要篇幅。节目焦点不在于明星与明星的关系,而在于人自己的交往,人与自然的交往。


风光旖旎的大自然空镜

同时,此类真人秀下降了明星在节目里的比重,大大增强了素人的介入感,甚至可以说,素人作为节目标配角在率领观众“看天下”。例如《奇遇人生》里的素人脚色设备,一期节目内容更像是围绕他们展开,以素人的故事、生活方式为主线,明星作为一个介入者甚至旁观者,在介入素人的生活中,在与他们的对话中进修长大,有所感悟。


明星嘉宾加入素人生活


比升引设想好的情节来操控观众情感,震动听心的自然风光,真情吐露的草根形象,加上高级的、禁止的、平实的表达,更可以满足这个时代观众的需求。

简化前期结果

用“实在”表达人文关切

花字、混剪、布景音乐等,一向是综艺节目标必备前期结果,而即使在很多定位为纪实类真人秀的节目里,剪辑师特地重新组接镜头以营建严重氛围,设备悬念,也是常有之事。不管意外、窘境是实在存在,还是剪辑师想吊人胃口, 这类报酬过度营建的情感与空气,都使得节目蒙上了“伪实在”的滤镜。

但在近年高口碑的一些观光纪实类真人秀里,观众很明显地看到了这一现象的改变。 节目删减大段冗杂的铺垫性叙事,间接展现事务后果结果,欠亨事前期剪辑技术操控观众情感,而是客观实在地记录旅途自己。例如《奇遇人生》第二季里,杨颖与阿雅由于劳顿错过了早早骑车动身的徐伯伯,两人只好搭车前往,但手机定位不正确加上路不熟,她们一向没有找到徐伯伯。但节目叙事并没有在她们寻觅的进程上放置太多篇幅,也没有成心营建焦虑情感,画面在简单交接后,便跳接到碰见徐伯伯今后的部分。


画面间接剪接,没有冗杂的进程

客观实在的记录比决心放大抵触或盘曲更轻易击中观众心里深处。过度放大真人秀里的抵触冲突,不但不会让观众在看到事务成果时有“如释重负”的感受,还会使得观众堕入“狼来了”效应。而尊重旅途故事自己,观众能够看到的不是杨颖和阿雅找徐伯伯时有多焦虑,而是徐伯伯关切地询问小闺女能否还能对峙,身材要紧;客观记录旅途自己,观众看到的也不是《地球之极·侣行》里,定见何等分歧一而争辩的船员,而是在窘境里相互帮扶的朋友。 细致的、真挚的,却又平平的豪情在一帧帧画面里流淌,节目用“实在”表达了最本真的人文关切。

重“纪实”轻“编排”

未知恰正是人生常态

失控几近是记载片的常态,真人秀最怕的能够就是不肯定性,由于意外情况的发生不但意味着偏离原本的创作偏向,还有团队人力和财力的加倍支出。导演组为了保证节目结果,总是提早预演很多遍节目环节,为各类能够出现的报酬或自然突发状态设想好最完整的替选计划。 但实在,未知和遗憾,恰正是人生常态。《奇遇人生》第一季里,春夏想成为追龙卷风的人,但屡次错过;小象走失,突发的情况使得拍摄不能不中断。《小小的追球》里,黄子韬一心想看北极熊,但等了两天也没有看到北极熊的踪影,遗憾分开。


春夏屡次错过龙卷风

实在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句话,“进程比成果更重要”,我们能够没有获得最理想的成果,但观众和节目嘉宾一路,履历了追随、期待、期盼,甚至遗憾,谁又能说这短短的旅程是失利的呢,它只是另一种出色。

总结

观光纪实类真人秀向外摸索未知的界限,向内触及观众的心里,以包容促进对人生的了解以及对自我的认知。胡想、酷爱是它的关键词,普通的人做着不服凡的事是它的主旋律。在这样的节目里,我们看到了中国人对天下的摸索,对民族文化的自豪,从小我胡想到公共胡想,再到“中国梦”,观光纪实类真人秀在宏扬正确的代价观与人生追求的条件下,斥地了一条新的真人秀视野,但今朝,用“纪实”手法重“真”轻“秀”的头部综艺照旧较少,相信在未来媒体产业的成长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优良观光纪实类综艺出现,暖和观众,传递酷爱。

参考文献:

[1]张智华,杨禹琪.论收集观光真人秀成长[J],艺术教育,2019(09):112-113.

[2]薛翔.奇遇人生:收集纪实真人秀的故事表达与感情出现[J],今世电视,2019(11):110-112.

[3]魏倩倩.纪实类真人秀《我们的侣行》叙事特点与传布战略[J],戏剧之家,2020(08),84-85.

监制:何苏六

主编:韩 飞

责编:杨博雅 陈朵儿

编辑:杜颍莹


原文地址:https://www.sohu.com/a/424686071_688642




上一篇:在《动森》里时间旅行了一次,我回不到原来的世界了!
下一篇:2020年已过半,各省旅游市场恢复的如何?最新数据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扫码小程序,到平台发布信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